“逆飞”机组赴印尼接回湖北同胞,不畏疫情直飞武汉

“逆飞”机组赴印尼接回湖北同胞,不畏疫情直飞武汉

admin 2020年2月14日

“逆飞”机组赴印尼接回湖北同胞,不畏疫情直飞武汉

东航包机接回滞留巴厘岛的湖北旅客。

通讯员 萧嘉宁/供图

“欢迎大家乘坐东航航班,本次航班预计飞行时间五个小时,将于晚上七点半抵达武汉。我们曾经无数次飞抵武汉,武汉是一座美丽的城市,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再次相聚在樱花盛开的季节。”这是一段特殊的机长广播,2月8日,是传统的元宵佳节,东航一架包机7:26从广州出发,于当地时间12:20抵达印尼巴厘岛。接上滞留当地的61名湖北籍旅客后,飞机于当地时间14:11起飞,19:42抵达武汉天河机场。

“没想疫情问题,担心选不上”

这个“逆飞”的机组,成员均为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。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称号:“粤鹰突击队队员”。

“此次包机任务重大。我是一个有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,责无旁贷,所以主动请命。”本次航班当班机长莫朝辉说,东航广东分公司有一个先锋“粤鹰组”,基本由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组成。“在疫情来临之后,公司意识到可能会执行这样的任务,提前挑选‘粤鹰组’中政治素质、业务素质都过硬的20位成员,成立了一个‘粤鹰突击队’,这次执飞的成员全部来自其中。”

“我是第一个在党员先锋群里报名的,当时没想到疫情危险的问题,反而是心里忐忑,担心选不上。”航班乘务长梁婷燕说,大家都觉得这份使命很光荣,特别是党员乘务,都抢着报名执飞。

机长首次穿着防护服开飞机

包机航程跨越南北半球,飞行总时长达12个小时。执行包机任务的4名飞行员、8名客舱服务人员和1名机务维护人员全程穿戴防护服、口罩、护目镜、手套等,过程中不饮不食。

“我第一次穿着防护服开飞机。”莫朝辉说,特别是在巴厘岛,眼看着副驾驶的额头汗如雨下,自己也是防护服里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

乘务刘博杰的父母远在西安,一个人在广州工作,“我没告诉爸妈我当天要飞武汉,只是说我要去飞航班了,爸妈还以为是普通航班,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。”

包机执飞当天,是传统的元宵佳节,但机组执行这个任务意味着无法和家人团聚,甚至来不及回家吃一碗热腾腾的汤圆。

“我们牺牲自己的团圆,是为了更多旅客的团圆,在这样的日子里,我们也能感受到旅客想要回家的迫切心情。”莫朝辉说,下飞机前,旅客们给机组留下了一声声发自内心的感谢。(南方日报记者 刘倩 通讯员 萧嘉宁)

责编:张靖雯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eunrestrained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